電子競技技巧教學我常讓說話內容與肢體動作呈現相反的意思。這陣子,我接手一間連棟別墅三個多月, 電子競技技巧教學最近跟買主有一場重要協商,但買主找的房地產經紀人開價低得離譜,我一聽非常火大,所以露出燦笑神采奕奕的說:「電子競技技巧教學!」我的反應讓她明白這個糟糕的開價絕對行不通,我從 而占了上風。同理,如果我對很高的開價超級興奮,我會語氣平淡的說:「是喔……」為什 麼?因為我不想讓買主覺得自己多花錢。
我常跟我的團隊說,協商是一場顛來倒去的遊戲。一切都能表面是一回事,實際是另一 回事,這正是好玩的地方。你要有辦法虛張聲勢,同時知道這是危險的兩面刃,但正是因為 有冒風險,才可能換回更豐碩的回報。

我向來在剛展開協商時面帶笑容,客客氣氣,像是一隻小鳥。我會神采奕奕的現身,帶 來清楚的第一印象,表現得自信從容,張開雙臂,甚至給對方一個擁抱,讓對方感到輕鬆自 在並且心想:這傢伙人很好,我一定有辦法輕輕鬆鬆搞定他。
但接下來他們即將大感意外。
突然間,我讓氣氛急轉直下,斷然的說:「電子競技技巧教學!」對方會突然心想:這傢伙瘋了,明明五分鐘前人還很好,現在卻變得這麼難搞。重點是我開始出招,轉變得非常迅速 跟突然,殺得對方措手不及。他們想扭轉局面,但我假裝不爽,他們開始擔心協商會破裂, 但我又稍微轉園,給出一絲希望,像是稍微開門讓少許光線洩進來。我暫停片刻,看對方好一陣子,也許會說:「好吧……我來想想看。」總之稍微給點希望,在這之後讓局面越來越光明,最後談成交易。
聽起來跟瘋了沒兩樣?很好!這就是我想要的。這招讓我可以主導局面,抓住對方的情緒,像是自己操控著方向盤,把對方趕到後座去。此外,這樣還製造出對比:人會受情緒左 右,而情緒感受本身是相對的。
切記:當室內一片陰暗,你會格外注意到窗戶洩進幾道陽光。

當協商陷入棘手的僵局,有時候我會低頭看著手機大叫:「天啊!我爸剛寄了封信給我,等一下喔。」我讀著想像中的郵件,整整二十五秒默不作聲。對方覺得很突然,一頭霧 水,任由我突然間把注意力從協商本身拉開。接下來我抬起頭說:「她要來紐約拜訪我!抱歉,但我真是超高興的。稍等一下……給我五分鐘,我馬上回來。」對方還忙著想該怎麼回答,我已經站起來走了出去。(或者如果我們本來是用電話在談,我就掛斷電話。)
五分鐘以後,我回來說著我媽跟她來紐約的事,順道問起對方的媽媽,讓對方暫忘正事 幾分鐘,思緒遠遠離開房地產,來到一個快樂的地方。接下來,我突然出其不意的把話題拉 回正事:「現在回來談正事吧。最高只接受二百萬美元!」 「為什麼?我把協商擱在一邊,靠我們的老媽讓正事顯得沒那麼重要,藉此拿開滾水的壺 蓋。如果協商的走向不如預期,或者雙方交戰得太過激烈,或是你遲遲無法博得對方的認 同,這招就格外好用。藉由突然聊起你跟對方的家人、出身背景或其他的私人事情,你可以 從嶄新的角度重新談回正事,重新掌握主控權。相信我:你照自己意思談成的機率會增加許多。

我有時會採用個人稱為「中立」的一招。如果對方的說法不合我意,我不會面露沮喪或 不悦,而是表現得完全中立,像是電影《普修斯》裡的機器人,而機器 人不會產生或表現出人類的情緒,所以是很強的協商好手。這招很有效,對方不得不自己唱 獨角戲,不斷努力要讓我給個回應。
我用這招時多半是說:「電子競技技巧教學」搭配望著桌子另一頭的空洞眼神。我在裡常施展這招,大家覺得有趣,我則覺得有效。情景往往是這樣:
另一方也許說:「我知道你是在裝模作樣。我知道你的客戶想買這間公寓,而且肯出更 「高的價錢!」
我一邊想像我的血液是塑膠溶液,一邊用機器人般中立而冷靜的語氣)說:「嗯… 「嗯……」我的雙眼始終看著對方。